中国学术期刊网

首页 > 经济与管理科学 > >农村低保水平及其与地方经济发展关系的实证分
经济与管理科学

农村低保水平及其与地方经济发展关系的实证分

时间:2018-10-20 12:21作者:admin打印字号:

基金项目:
    2014年度省社科规划项目“甘肃省民族地区新型农村社区建设研究”(项目编号:14YB056)
2013年甘肃省高校科研项目 “甘肃藏区生态移民的社会保障体系构建研究”(项目编号:2013A-068)
摘要:运用人均食品消费比例模型、农村低保救助力度系数和标准值模型,本文以2011年至2013年为研究视域,对甘肃省14个市州的农村最低生活保障水平与经济发展程度进行实证分析。通过分析的结果发现,甘肃省14个市州的农村最低生活保障水平与经济发展水平存在未能满足生存需要和地区差异问题,从横向看甘肃省各市州实现了横向公平,但存在横向公平下的不公平基础。所以,建议政府增加转移支付、动态调整低保金、鼓励非政府组织的加入和完善农村低保监督体制。
关键字:农村最低生活保障;保障弹力;农村低保救助力度系数;经济发展
An Empirical Analysis of Rural Residents and Its Relationship with the Level of Local Economic Development
-----Based on the State of 14 Cities in Gansu Province in 2011-2013 Statistical Data
Wang Xiaochuan ZhangWenzheng2
(Shool of Humanity,Gansu Agricultural University,Gansu Lanzhou730070,China)
Abstract: The use of per capita food consumption model, rural minimum living relief efforts coefficient and the standard value model. In this paper, from 2011 to 2013 as the research perspective, the empirical analysis of the degree of the rural minimum living security and the level of economic development of 14 cities in Gansu province. Through the analysis of the results, the level of rural minimum living security and the level of economic development of 14 cities in Gansu province have failed to meet the survival needs and regional differences. From the lateral view of cities and prefectures in Gansu province to realize the horizontal equity,  but the existence of unfair foundation under horizontal equity. Therefore, it is suggested that the government increase transfer payments, the dynamic adjustment of low margin, encourage the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 and improve the rural minimum living security supervision system.
Key words: the rural minimum living security; security force; rural minimum living relief efforts coefficient; economic development
引言
2007年国务院印发《关于在全国建立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的通知》标志着我国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的建立,实现了城乡最低生活保障制度的有效衔接,对于欠发达地区和经济贫困地区的生活困难群体的基本生活意义重大。2011年民政部、发改委等印发《关于进一步规范城乡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标准制定和调整工作的指导意见》规定各地区根据当地的具体情况和采用基本生活消费支出法、恩格尔系数法、消费支出比例法科学调整城乡最低生活保障标准,2015年在适应户籍制度改革和新农村建设的前提下为了杜绝错保、骗保、人情保等现象的发生,政府严格要求各地区按照困难群众基本生活救助补助标准实现专款专用,提高最低生活保障资金的使用效率。
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是以政府为实施主体,以保障农村居民基本生存权利为主要内容的一项社会救助制度,是保障农村贫困人群生活的最后一道安全网[5]。农村低保也是一项反贫困重要政策补偿机制,对于欠发达地区发挥了重要的“兜底”作用,甘肃省作为农村居民人数众多的贫困省份更加凸显出低保制度的重要性。甘肃古以始名于北魏的“甘州”(张掖)和始名于隋代的“肃州”(酒泉)而得名,简称甘,甘肃省位于黄河上游,东接宁夏、陕西,北靠蒙古,南邻四川,西南、西部与青海、新疆接壤。甘肃具有“深居内陆、地形复杂、气候多样、民族众多、生态脆弱”的特征,甘肃省内现有55个少数民族成分,其中回、藏、东乡、土、裕固、保安、蒙古、撒拉、哈萨克、满族等16个民族的人口在1000人以上,且裕固、保安、东乡是甘肃特有的3个少数民族。复杂的自然因素是导致甘肃经济落后的原因之一,但随着经济的发展和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的实施,甘肃省各地区的农村贫困群体得到了全面救助,农村低保取得了瞩目的成就。2014年甘肃省总人口达到2577.55万人,其中农村居民为1633.87万人,农村最低生活保障金支出446968.9元,农村最低生活保障人数为3389488人,其中女性人口为1133566人,农村人均低保标准为189.635元/月。2014年全省贫困人口减少140万。2010年农村最低生活保障金支出226605.5元,农村最低生活保障人数为3359929人,其中女性人口为1051732人,农村人均低保标准为76.91元/月。2010至2014年农村最低生活保障金支出上升0.49个百分点,农村低保人数人数增加29559人,女性人口增加81834人,表明甘肃省在这4年对农村低保救助力度不断加大,且更加关注女性的贫困。
一、文献综述
   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是农村居民社会保障的最后一道防线和安全网,对于保障农村居民基本生活具有重大的意义。随着近年城镇化步伐的进一步加快,政府和学者对农村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情况关注更多,研究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的学者颇多,他们主要是从定性和实证研究两方面入手。吴承平[3]从定性角度出发,对山西省农村社会保障系统的进行了研究;杨敬宇[4]从目前中国的城乡低保制度存在着资金筹集主体缺位,基层政府财政亏损严重,管理难度大等现象及一些具体的制度运行问题进行研究。王增文[5]引入农村低保救助力度系数和生活救助系数,从横向和纵向对中国31个省份的农村低保救助水平进行了评估;戴建兵[6]运用比例模型和保障弹力对全国31个省区市2008-2010年的最低生活保障制度进行了实证研究;杨亮、丁金红等[7]在建立社会保障与经济发展耦合系统评价指标体系的基础上,运用耦合协调度模型,从时空角度对中国社会保障与经济发展的协调发展程度进行了研究;何晖[8]利用层次分析方法( AHP) 对部分省区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的运行情况进行了绩效评价。
    已有研究主要集中于宏观层面的全国数据的研究,比较全面的分析了我国农村低保制度的不足,以及为我国科学、惊喜、规范确定最低生活保障线提供了依据和方法,但针对经济实力不同地区的中观和微观层面的研究视域较少,本文将研究视域定于欠发达地区的甘肃省14个市州,以2010年至2013年作为时间跨度研究了甘肃省14个市州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力度与经济发展程度的交叉变化关系,在较长的时间段内展示了两个变量的发展趋势。本文运用人均食品消费比例模型、农村低保救助力度系数和标准值模型从横向对甘肃省14个市州的农村低保救助力度与经济发展程度进行了比较,同时从纵向将每个时点各地区的农村低保救助情况与经济发展情况进行了对比分析。
二、数据与模型
(一)数据来源
本文分析甘肃省最低生活保障力度与经济发展程度的一级指标分为最低生活保障指数和经济发展指数,二级指标包括名义农村最低生活保障标准、农村最低生活保障人均支出水平、农村居民最低生活保障人数和人均生产总值、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农民平均每人生活消费性支出,以上数据的来源为:①中华人民共和国统计局官方网站:2011-2014年《中国统计局》;②中国民政局官方网站:2011-2014年甘肃省12个市和2个自治州最低生活保障数据;③甘肃经济信息网官方网站:2011-2012年甘肃省12个市和2个自治州相关经济数据;④甘肃省统计局:2010-2013年甘肃省14个市州的先关经济数据;⑤甘肃发展统计年鉴:2011-2014年甘肃省12个市和2个自治州相关最低生活保障数据和经济数据。本文为了准确数据分析将部分缺失数据进行合理推算和消除数据量纲进行数据标准化处理。
(二)模型建构
1、人均食品消费比例模型
其中F指保障弹力,Ny表示市名义最低生活保障标准,(fc/n)y指市年人均食品消费支出。按照统计经验,经济发展水平较低的甘肃农村社会低保政策实施较晚,我们假定人均食品消费支出只占本省居民人均食品消费支出的50%,贫困群体用于食品消费支出占总支出的75%,则根据农村生活救助系数测算出临界值0.67。最低生活保障的目的是保障人们最基的本生理需求,用人均食品支出比率模型分析最低生活保障救助力度能够较好地观测政府对最低生活保障制度实施的情况,较好地反映了最低生活保障力度。如果人均食品消费比例F<1,说明政府未能保障贫困群体的基本生活。
2、农村低保救助力度系数
  其中pi指农村低保救助力度系数,Ni表示各地区第i期名义农村最低生活保障标准,Mi-1表示该地区第i-1年农村居民人均收入,Ni与 Mi-1比值说明政府对农村最低生活保障群体的保障力度情况,pi的值越大说明政府对此地区的最低生活保障水平较高,对于最低生活保障对象来说,pi值越大说明受助的效果越明显;对于拨付转移支付金的政府来说,pi值越大说明需要拨付低保金的数额越大,政府所承担的直接成本和隐性成本也就越高,为了实现转移支付的公平分配,低保金的发放应与当地经济发展水平、政府转移支付能力相适应,另一方面要遵从最低生活保障“助人自助”的理念,杜绝低保依赖现象的产生,在保障农村居民基本生活的基础上实现农村居民的发展权。
3、标准值模型
   其中,µ表示最低生活保障线的标准值,N/n表示市人均最低生活保障标准,Ny指全省平均最低生活保障标准,两者的比值表明了各市最低生活保障标准与全省平均最低生活保障标准的偏差程度。µ的值越大说明各市最低生活保障标准与全省平均最低生活保障标准的偏差程度小,相对于最低生活保障力度较大,反之则反。
v表示地区生产总值的标准值,GDP/n表示市人均生产总值,GDPy表示全省人均生产总值,两者的比值表明了各地区人均生产总值与全省人均生产总值的偏差程度,同时也反映了各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v的值越大说明该地区在本省的经济发展水平较高,v的值越小说明该地区在本省的经济发展水平较低。GDP虽不能全面反映一个地区的经济发展综合水平,但却是反映一个地区经济发展水平最直接的数据,所以本文选用生产总值来度量。
表1 2011-2013年甘肃14个市州名义农村低保标准与人均生产总值交叉相关系数
    2011年名义农村低保标准 2012年名义农村低保标准 2013年名义农村低保标准
2011年人均生产总值 Pearson 相关性 .690** .890** .879**
显著性(双侧) .006 .000 .000
N 14 14 14
2012年人均生产总值 Pearson 相关性 .706** .901** .887**
显著性(双侧) .005 .000 .000
N 14 14 14
2013年人均生产总值 Pearson 相关性 .700** .928** .914**
显著性(双侧) .005 .000 .000
N 14 14 14
**. 在 .01 水平(双侧)上显著相关。
我们通过SPSS软件对甘肃省12个市和2个自治州的名义农村低保标准和人均生产总值两个变量进行相关性分析,根据散点图显示两个变量呈现正相关而选择Pearson相关分析,在.01水平(双侧)上两个变量的相关系数>0表示二者呈现正相关,且各指标的相关系数都在0.5以上,大部分相关系数达到了0.8-0.9以上说明各指标呈现高度相关性,当人均生产总值增大时,名义农村低保标准也呈倾向性增大。按照年度分,2011年、2012年、2013年甘肃14个市州名义最低生活保障标准与人均生产总值的相关系数分别为0.69、0.901、0.914,说明二者具有高度相关性且在2011年至2012年相关系数的增幅较大,说明名义农村低保标准与人均生产总值之间相关关系的密切程度越来越高。
三、甘肃省最低生活保障状况比较分析
(一)人均食品支出保障力度分析
人均食品支出保障力度是农民人均用于食品的消费能否满足生活的基本需要和达到农民平均食品消费水平,人均食品支出保障力度=农民人均食品支出/名义农村低保标准。我们根据人均消费比例模型计算甘肃省12个市和2个自治州2011-2013年的保障弹力,保障弹力F<1表明农村最低生活保障未能保障受助群体的基本生活,若F>1表明该地区的农村最低生活保障满足了当地低保人群最基本的生活需要。2011年F>1的地区有7个,分别是兰州、天水、武威、庆阳、陇南、临夏、甘南,河西地区只占了1个地区,F<1的地区也有7个,河西地区就占到了4个,说明河西大部分地区农村最低生活保障水平较低,未能满足农村居民最基本的生活需求。2012年F>1的地区上升到了11个,甘肃省大部分地区的农村低保能够满足困难群体的基本需要,F<1的地区是平凉、张掖、酒泉3个市,但F的值非常接近1,说明绝大部分农村低保户的基本生活是能够满足的。2013年F>1的地区达到了12个, F<1的地区只有酒泉和张掖,这两个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较高,但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却相对较低,在今后的发展和国家对农村贫困人口的重视也会达到人们基本生活需要的要求。从地域看,甘肃省属于西部地区的欠发达省份,经济发展相对于东部、中部和东北地区较为落后,但国家近几年西部大开发与扶贫项目的发展促进了西部地区经济的发展,农村低保标准和农村居民的生活不断提高,脱贫致富取得了显著成就。从时间看,2010年至2013年甘肃省14个市州的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弹力F呈现逐年增加的趋势,农村人均低保标准基本能满足农村居民最基本的生活需求,且国家对欠发达地区的救助力度不断在加大,争取保障好农村困难群体的最后一道防线。
 
 
表2 甘肃省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力度分析(2011-2013年)
地区 农村年平均名义低保标准(元) 农民人均食品消费支出(元) 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弹力(F)
2011 2012 2013 2011 2012 2013 2011 2012 2013
兰州市
嘉峪关市
金昌市
白银市
天水市
武威市
张掖市
平凉市
酒泉市
庆阳市
定西市
陇南市
临夏州
甘南州
1611
1440
1092
961.44
1092.48
1095.6
1080
955.2
1471.92
1071.48
798
996.96
945
939
1829.5
5100
1488
1488
1630.86
1488
1345
1488
1825.71
1488
1488
1092.16
1161.13
1467
2238
5100
1907
1739.4
1711.14
1907
1809.17
1907
1907
1861.25
1920.29
1458.78
1820.13
1706.63
1831.1
3840.17
2256.91
1790.85
1433.26
1389.49
2035.15
1655.39
2603.39
1231.98
1293.24
1312.21
1250.54
1390.36
2052
3005
2209
1845
1503
1475
2380
2261
3039
1372
1532
1375
1310
1442
2374
2601
2086
1991
1819
1869
2758
1741
3357
1839
1782
1693
1480
1677
1.31
0.56
0.72
0.80
1.14
1.18
0.79
0.86
0.84
1.30
0.92
1.13
1.13
1.01
1.33
2.53
1.01
1.20
1.62
1.51
0.84
0.98
0.90
1.62
1.45
1.19
1.32
1.52
1.40
2.93
1.36
1.30
1.40
1.52
0.98
1.63
0.85
1.51
1.61
1.29
1.84
1.52
数据来源:根据2011-2013年甘肃经济信息网和中国民政部数据计算整理所得。
(二)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力度分析
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力度测度我们根据农村低保救助力度系数进行计算,pi=是计算各地区第i期名义最低生活保障标准与各地区前一年农村人均收入的偏差程度,偏差程度说明政府对其地区的保障程度,如果偏差大说明保障力度不够,如果偏差小说明该地区的农村低保户得到了应有的救助。2010—2013年甘肃省14个市州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力度系数如表3所示。最低生活保障救助力度系数的临界值确定是根据地区的实际情况,因甘肃经济发展水平、最低生活保障标准较中、东、东北地区较低及根据表3数据pi的值最小分布于0.1左右,最大值超不过0.4,则pi的临界值取[0.13,0.4]的中间值为0.21,所以pi的值处于0.21左右说明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基本上满足了农村居民的基本生活需求,政府制定的最低生活保障制度实施具有一定的效度。
2010年甘肃14 个市州的pi值都在[0.13,0.4]的区间范围之内,说明甘肃省绝大部分市州地区的低保制度运行良好,能够满足低保群体最基本的生活需求。其中河西五市嘉峪关、金昌、武威、张掖、酒泉的pi值分别为0.4、0.63、0.43、0.36,河西五市相较于其他市州的pi值较高,说明政府所负担的最低生活保障的比重较多,2010年金昌市的pi值达到了0.63,说明低保金的发放与农村经济发展水平的关系十分密切,当年农民纯收入达到了5953元。甘肃省除河西五市以外的市州pi的值都在0.2左右(合理区间[0.15,0.4]),表明其地区的低保救助力度在合理范围之内,救助效果相对较好和政府所负担的低保比重与当地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
2011年处于临界值0.21以下的城市有白银、陇西、甘南、嘉峪关、兰州、临夏、陇南、平凉、庆阳、天水,pi的值处于合理区间但小于0.21,2011年甘肃省大部分地区都能达到全省的平均水平,低保救助效果比较明显。
从时间角度看,2010年至2013年甘肃省14个市州的pi值的变化也呈现了政府部门对最低生活保障政策的调整情况,笔者将甘肃省分为河西五市地区(嘉峪关、金昌、武威、张掖、酒泉)与河东地区(兰州、白银、天水、平凉、庆阳、定西、陇南、临夏、甘南),2010至2013年河西五市的pi值有减小的趋势,一方面,政府在最低生活保障项目的财政支出逐渐在减小,政府的财政负担在逐渐减小。另一方面,农村居民的纯收入逐年升高,一些困难群体实现了脱贫的目标且逐渐在退出最低生活保障系统,逐渐在实现小康社会,不管是对政府还是农村居民来说都是实现良性发展且低保救助效果较好,遵从了“助人自助”的低保救助理念。2010年至2013年河东地区的pi值呈现逐年上升的趋势并在合理区间之内,且在临界值0.21之上的市州有增加的趋势,2012年白银的pi值更加靠近临界值,2013年兰州的pi值超过了临界值,其他地区都有增加的趋势,表明河东地区最低生活保障的救助力度效果更加明显并更加趋向科学和合理性,根据政府转移支付能力和当地经济发展水平确定最低生活保障标准。
 

数据来源:根据2010-2013年中国民政局、甘肃省统计局、甘肃经济信息网数据搜集整理所得。
 
表3 甘肃省农村最低生活保障救助力度系数
  2010年农村低保救助力度系数(pi 2011年农村低保救助力度系数(pi 2012年农村低保救助力度系数(pi 2013年农村低保救助力度系数(pi
兰州市
嘉峪关市
金昌市
白银市
天水市
武威市
张掖市
平凉市
酒泉市
庆阳市
定西市
陇南市
临夏州
甘南州
0.25
0.40
0.63
0.27
0.24
0.43
0.47
0.27
0.36
0.24
0.30
0.24
0.22
0.24
0.21
0.13
0.33
0.20
0.14
0.25
0.35
0.18
0.33
0.18
0.15
0.18
0.17
0.15
0.24
0.15
0.38
0.21
0.17
0.29
0.40
0.20
0.37
0.21
0.17
0.20
0.19
0.18
0.23
0.18
0.34
0.22
0.19
0.27
0.35
0.18
0.42
0.19
0.16
0.18
0.14
0.18
数据来源:根据2010-2014年中国民政局、甘肃经济信息网和甘肃统计年鉴数据计算整理而成。
四、最低生活保障与经济发展分评价模型建立
我们将农村最低生活保障标准与人均生产总值进行了标准化处理,是为了能够客观地表示农村最低生活保障状况与当地经济发展程度的适应情况。我们根据建立的标准值模型对农村最低生活保障标准与人均生产总值进行评价,农村最低生活保障标准值µ反映各地区农村最低生活保障水平,也就是当地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力度情况,人均生产总值标准值v反映了各地区经济发展水平,也表示当地经济实力情况。为了了解2010年至2013年甘肃省14个市州的农村最低生活保障标准和经济发展水平二者的发展情况,我们建立v-µ有效结合的评价模型对农村最低生活保障状况与当地经济发展程度进行了客观评价,模型建立如下。
建立v-µ评价模型先将甘肃14个市州的农村最低生活保障标准和人均生产总值进行了标准化处理,其次根据处理数据进行评价。建立X(v)—Y(µ)平面,如图5所示,X轴用v(v>0)表示,Y轴用µ(µ>0)表示。分别以v与µ的标准值为1作为参考线构建象限坐标,且两条参考线相交于A(v*,µ*)点,v*=1,µ*=1。
直线X=1与Y=1将图分为四个区域,分别为第一区域(Ⅰ)、第二区域(Ⅱ)、第三区域(Ⅲ)、第四区域(Ⅳ)。第一区域(Ⅰ)中v>1且µ>1,表示“经济发展水平较高,农村低保水平较高”的地区;第二区域(Ⅱ)中v<1且µ>1,表示“经济发展水平较低,农村低保水平较高”的地区;第三区域(Ⅲ)中v<1且µ>1,表示“经济发展水平较低,农村低保水平较低”的地区;第四区域(Ⅳ)中v>1且µ>1,表示“经济发展水平较高,农村低保水平较低”的地区。甘肃省14个市州根据计算所得的标准值将相对应落到象限内,评价该地区经济发展情况和农村最低生活保障情况。
 
    
   v-µ”评价模型
五、甘肃省14个市州农村最低生活保障与经济发展评价
   基于标准值模型和v-µ评价模型对2011-2013年甘肃14个市州的农村最低生活保障水平与经济发展水平进行评价。根据2011-2013年14个市州和甘肃省农村最低生活保障标准和人均GDP得出相应v和µ的值,如表4所示。从横向看,2011-2013年最低生活保障线标准值明显增长的地区有白银市、平凉市、定西市,有所下降的地区有兰州市、金昌市、天水市、武威市、酒泉市,其他地区有先增后减和先减后增的趋势变化。2011-2013年人均GDP标准值有所增长的地区有兰州市、嘉峪关市、天水市、武威市、张掖市、平凉市、酒泉市、庆阳市、定西市、陇南市、临夏州、甘南州,说明甘肃省近三年大部分地区经济发展水平都在不断增长,经济发展情况良好。金昌市是以第二产业为支撑发展起来的,这三年金昌市的经济有下滑的趋势,表明第二产业要实现产业转型,且要寻找新的发展出路,加大对第三产业的发展力度。
表4   2011-2013年甘肃省12个市和2个自治州的µv值分布状况
地区 农村最低生活保障线标准值(µ 人均生产总值标准值(v
2011 2012 2013 2011 2012 2013
兰州市
嘉峪关市
金昌市
白银市
天水市
武威市
张掖市
平凉市
酒泉市
庆阳市
定西市
陇南市
临夏州
甘南州
1.47
1.32
1.00
 0.88
1.00
1.00
0.99
0.87
1.35
0.98
0.73
0.91
0.87
0.86
1.15
3.19
0.93
0.93
1.02
0.93
0.84
0.93
1.14
0.93
0.93
0.68
0.73
0.92
1.15
2.63
0.98
0.90
0.88
0.98
0.93
0.98
0.98
0.96
0.99
0.75
0.94
0.88
1.92
5.17
2.55
1.12
0.56
0.77
1.09
0.68
2.24
1.05
0.35
0.39
0.34
0.60
1.96
5.24
2.38
1.15
0.57
0.85
1.10
0.71
2.38
1.09
0.37
0.40
0.35
0.64
2.00
5.80
2.18
1.1
0.60
0.85
1.11
0.67
2.43
1.13
0.37
0.40
0.36
0.64
 
数据来源:根据2010-2014年中国民政局、甘肃经济信息网和甘肃统计年鉴数据计算整理而成。
图6显示2011年甘肃省14各市州人均GDP与农村人均低保标准水平分布情况。大部分地区位于Ⅲ、Ⅳ区,陇南、临夏、甘南、定西、平凉位于Ⅲ区表明其经济发展水平较低,农村低保水平也较低,庆阳、白银、张掖位于第Ⅳ区表明经济发展水平较高,农村低保水平较低,天水、武威处于人均低保标准线和人均GDP较低区域,表明经济发展水平较低,农村低保水平达到了全省平均线,兰州、酒泉嘉峪关、金昌分别位于Ⅰ区表明经济发展水平较高,农村低保水平较高。综上所述,地区农村低保水平水平与经济发展水平密切相关,经济发展较好的地区农村低保标准相对较高。

    显示2012年甘肃省14各市州人均GDP与农村人均低保标准水平分布情况。一半以上的地区分布于Ⅲ、Ⅳ区且有所增加,陇南、临夏、甘南、定西、平凉、武威位于Ⅲ区表明其经济发展水平较低,农村低保水平也较低,庆阳、白银、张掖、金昌位于第Ⅳ区表明经济发展水平较高,农村低保水平较低,嘉峪关、兰州、酒泉位于第Ⅰ区表明经济发展水平较高,农村低保水平较高,天水位于第Ⅱ区表明经济发展水平较低,低保水平较高。由于通货膨胀的原因有些地区没有根据物价水平相应调整农村低保标准使得实际低保标准有所降低,武威市由Ⅱ区落到了Ⅲ区和金昌市由Ⅰ区落到Ⅳ区。

    显示2013年甘肃省14各市州人均GDP与农村人均低保标准水平分布情况。1/2的城市位于第Ⅲ区表明经济发展水平较低,农村低保水平较低,天水在2013年从Ⅱ区滑落到Ⅲ区,酒泉从Ⅰ区滑落到Ⅳ区,两市的经济发展水平有小幅度的提高,但农村低保水平有所降低,从2011年开始,各地区对农村最低生活保障标准进行调整,运用科学方法和严格的审核制度对各地区农村低保标准进行确定,使得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的调整科学化、精细化和规范化,杜绝骗保、错保、关系保、人情保等现象的发生。嘉峪关市一直保持较高的经济发展水平和较高的农村低保保障水平,这与嘉峪关市的人均GDP密切相关。兰州市经济发展水平较高,也是保持较高的农村低保标准,说明兰州农村低保救助得到较好的效果。
 
 
六、结论与建议
综上所述,近年来随着政府对于欠发达地区贫困问题的关注和困难群体的救助,使得甘肃省农村地区的生活得到改善,扶贫效果明显,甘肃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取得瞩目成就。2011至2013年甘肃14个市州的农村最低保障救助力度不断加大,大部分农村居民的基本生活得到了保障,相信在未来几年甘肃省农村地区最低生活保障会得到全面实现。本文通过建立人均食品消费比例模型、农村低保救助力度系数和标准值模型对甘肃省14个市州的农村低保水平与经济发展水平进行了分析,得出以下结论:第一,甘肃省部分地区最低生活保障还未能满足农村居民基本生活需求。第二,甘肃14个市州农村低保标准与经济发展水平存在地区差异,二者协调性并不高。第三,农村低保存在横向公平性,2013年70%的市州处于Ⅲ区和Ⅳ区,但还有50%的市州处于Ⅲ区,说明甘肃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在横向公平下存在的不公平基础。第四,甘肃省最低生活保障总体是朝着健康、科学、合理的方向发展,表明国家对欠发达地区较强的政策影响力而取得显著成就。根据甘肃省14个市州农村低保救助情况与经济发展程度提出以下建议。
(一)增加转移支付。2011至2013年甘肃省14个市州的保障弹力变化明显,农村最低生活保障救助取得显著成效,至2013年只有张掖和酒泉F<1,这两个地区还需加大农村低保金支出以保障农村困难群体的基本生活。
(二)动态调整低保金。甘肃省各市州的农村低保与经济发展呈现地区差异性,以工业为主的河西地区经济发展水平较高,同时考虑到通货膨胀的因素相对低保标准也较高,考虑到政府转移支付的能力和“福利病”产生的根源,在农村低保金分档次的基础上进行动态调整,将一部分有劳动能力的困难群体提供劳动就业服务,在保障基本生活的基础上加强自身的主观能动性,适时退出低保系统,实现人的发展权。河东地区经济发展水平较低,相对低保标准也较低,在加快经济发展步伐的同时按照通货膨胀率科学、合理地提高农村低保标准。
(三)注入新血液。农村低保群体平均文化程度并不高,保障金发放的过程中也会引发村民之间的矛盾,繁重的村民事务应该需要一些非政府组织的加入,如志愿者、社会工作者、慈善机构等,非政府组织对于信息的宣传较政府信任度较高,提高了信息传递的效率,最低生活保障“助人自助”的理念更容易被村民所接受和易传播。
(四)完善农村低保监督机制。农村低保常出现骗保、错保、关系保、人情保的问题说明农村低保监督机制存在缺陷,虽国家制定科学、精细、规范的农村低保标准测算方法和监督管理机制,但还是存在低保漏洞,农村低保监督机制应将公众参与、媒体监督与舆论监督纳入监督管理体系,让每一位公民行使合法权益,实现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公平公正。
参考文献
[1]孙睿.农村最低生活保障问题研究[D].山东农业大学,2012.
[2]阎红梅.我国农村最低生活保障线测定方法研究[D].南京农业大学,2007.
[3]吴承平.山西省农村社会保障水平的比较研究[J].山西统计,2003,08:5-7.
[4]杨敬宇.公共财政视角下的城乡最低生活保障制度[J].经济与管理,2008,03:69-74.
[5]王增文.农村低保救助水平的评估[J].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2010,01:93-98.
[6]戴建兵.我国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力度及其横向公平性分析[J].人口与经济,2012,05:72-79.
[7]杨敬宇.公共财政视角下的城乡最低生活保障制度[J].经济与管理,2008,03:69-74.
[8]何晖,邓大松.中国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运行绩效评价——基于中国31个省区的AHP法研究[J]. 江西社会科学,2010,11:212-218.
[9]李寿荣.公平维度下的城乡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研究[J].北华航天工业学院学报,2014,05.
[10]丁晓攀,刘进军. 民族地区激励型扶贫与农村低保制度耦合探索——以甘南州为例[J]. 云南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5,02:68-76.
[11]宁亚芳.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缓贫效应:来自西部民族地区的证据[J].贵州社会科学,2014,11:164-168.
[12]张莉.社会保障制度与经济发展探析[J].现代商业,2014,33:98-99.
[13]何植民.农村最低生活保障政策评价指标体系的构建——基于群组决策分析模型的运用[J].中国行政管理,2013,11:113-118.
[14]白云先,肖伟伟.安徽省社会保障水平适度性分析[J].经济论坛,2013,11:51-54.
上一篇:研究强化政府环境责任的有效对策与现实依据
下一篇:分析经济危机理论的概念及其对我国经济运行干预的启迪